更多案例

纽盾直播丨张振家:我是一壶陈年老酒

 

上司说,这周是张振家张大哥直播,你去采访他。
我:好。

不过,好像我也没有拒绝的权利。

与以往不同,这是我第一次对同一个人进行两次采访。其实我心里是抵触的,即使采访的是有故事有深度的张大哥。我的抵触与采访谁无关,而是我任性的觉得不能采访一个人两次,会破坏我心中臆想的美感。

 

这种美,指的是人与人初次碰撞的纯净。

后来证明,我是错的。

 

有的人真的会像陈年老酒,每一次的碰撞,都只会让他的味道慢慢挥发出来,淡雅、尾净余长。

显然,张大哥就是这样的人。

原本采访定了“运动”的主题,但讲着讲着我们都跑偏了。他陷在了回忆里,我就这样静静地听着。小学,初中,高中,大学,当兵,工作......我好像看了一场进行时的电影,编剧张振家,演员张振家。

他讲得很慢,我们一共聊了135分钟,我听录音整理笔记时,听到26分钟,已经记满了四页纸......

刚开始还尝试想把话题拉回来,后来我又放弃了。一个有魅力的人,总是轻而易举被人原谅。

 

故这是一壶老酒,

贴着“运动”的标签,

里面装着几十年的回忆。

     

 

“你听过躲避球吗”

 

 

-1967年,我和邻家小妹幼稚园毕业-

 

他说,我很喜欢运动,从小我就比同龄的男孩子高。那时候我什么球类都有参与,比如篮球、棒球、躲避球...

说完还问我一句“嗯...你有听过躲避球吗?不知道你们是否叫这个名字?”

我摇了摇头,边解释自己“不太擅长运动”,边想当时为什么要定运动这个主题,明明我只喜欢静止......

他笑了笑,表示没关系。接着说“小学的时候,每天放学跟那些同学一起打棒球玩,很开心”。

年少轻狂,幸福时光

听到他说小学,我好像看到一群很活泼的小孩子,三五成群、勾肩搭背走出校门...

又想了想自己小学在干什么呢?看动画?去买糖?还是晚上补作业?...只能说顽劣,不想也罢!

我回过神,他已经在讲初中了。

我只听到一句“我体重90公斤”,还好没有错过划重点。听到他说找不到那时胖的照片了,我眼中好奇的火光又灭了。

小时候,

我没有听过躲避球,

但我印象有玩过丢沙包。

            一场说减就减的柔道

 

   

 -1978年,我在演示过肩摔-

 

这是永恒颠不破的真理。

无论过了多久,男性的回忆里有一大部分都是女性。

 

他说,我一进高中,哇!我们学校是男女合校的,有男生有女生,而我初中是男校。女生都很漂亮,我这么胖,一定没有人会喜欢我。

看到我哈哈哈在笑他,他补了一句“青春期嘛”。

因为减肥,他报了学校运动量最大的柔道社,剩下的就是一个体重逆袭的故事。

3个月,体重从200斤降到标准身材140斤。只想说很励志,可惜我没有减肥的毅力...

他说,我没想柔道要练得有多厉害,结果呢?一开始是为了减肥,后来学长们都觉得我运动细胞好,夸我有天分。

但是真的只有天分吗?他每天勤奋练习柔道,练到什么地步呢?比帆布还厚的柔道服,每次都能拎出水来。

 

依旧是那句“没有一夜成名,只有百炼成钢”。

 

他很开心又像小孩子在炫耀地说“那时候,全校举行柔道大赛,我获得了全校的冠军。高二的时候,我成为了柔道社社长,那一年社团招100人,以往只有10几个,我一下成了学校风云人物...”

不知道等我以后老了,是谁在听我讲过去的事,然后好奇地问我“然后呢?......你说然后呢?”。

他又补了一句,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写,当时认识了很多男生女生,所以我高二的时候就谈恋爱了。

认识女生谈恋爱,我还能理解?不过认识男生女生就谈恋爱了?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。

当然后来,他没有娶她。

我大笔一挥,写,怎么不能写。

 

高中时候,

我没有想过减肥,

但是我能说睡就睡。

 

 

“我不要剃光头”

 

-1984年,大学与友出游(右三)-

 

他讲了一个很好玩的事。

他说“当时我上大学有两个选择。一是我去上因为身体不适,考的一般的一所普通学校;二是考得很好,第二志愿的军校。

那时候,我父亲带我去军校报名,到了现场我一看,所有的人都是光头。我马上和我父亲讲,’我不要,我要走’,我就没进军校了”。

如果没有当年的光头事件,他的大学会改变,际遇也会跟现在截然不同。他可能也不会坐在这,跟我慢慢聊天。

 

可能这就是机缘,瞬息万变,又在冥冥之中。

 

我反问一句“您父亲没为难吗?”

他说,我父亲用我们那里的话说了一句“老子当兵,儿子不当无所谓”,他很尊重我。

大多父亲好像都是这样的,话不多。但是会是第一个支持你的人。

大学的时候,

还好我在那所大学,

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       

“莫名其妙”的马拉松

 

 

-30年未见好友重逢打高尔夫(左三)-

 

这辈子,从来没有跑过5千公尺,5百公尺也没有跑过。但是有一天,突然就被拉去跑了半马——21公里。

我说,听说过自己报名去的,还没有听过强拉报名马拉松?

他笑了笑,说“当时一个要好的客户朋友喝酒的时候,突然让我把身份证给他,我不知所以就给了。一天后再还回来,跟我说他帮我报名了马拉松,我没有跑过,但是没在意,到时候再说。

但是,有一天客户朋友又突然把比赛衣服送到我家来,告诉我说,明天就要跑。

我心想糟糕,根本没有准备。没练就算了,那天我还在陪客户应酬喝到1点多。跑的时候一大早就起来了,穿鞋的时候,发现没有跑鞋,随便穿了一双软底的休闲鞋。”

我当时心想这么槽糕也能行?我一直接触的张大哥是,什么事都是沉着应对,听他说才知道,他也有慌乱的时候。

不过,这样糟糕的状况下,他还是“2小时40多分钟”拿到半马的一枚奖牌。

我说,可以选择不去的。

他说,我跟那个客户关系很好,他再三叮嘱,我就去了。在比赛中我也有想过放弃。每一次跑到下高速进市区的交接口,我就想要不要放弃,然后又否定掉。

“不行,我再撑一下”,又到了一个路口动摇了,“不可以”。我又继续跑......

他说,“等跑完,两条腿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,但是那天我很佩服自己的毅力,我就这么咬牙坚持下来了”

 

这就是张大哥,总是用“很幸运”轻描淡写的带过“可能不是那么幸运的日子”

 

人生这么长,

总要干那么几件,

没有缘由,“莫名其妙”的事。

 

 

直播开始啦

这个像陈年老酒的儒雅大叔张振家,爱好广泛到让人讶异。武能玩棒球、马术、高尔夫球、柔道等运动且大多自学成才,文有多次拿奖的书法,唱功还不赖。同时也是从业20多年数据库专家。

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,本周五协同美丽俏皮的女主播何梦琪在纽盾直播室等你,不见不散。

 

他有故事,她有颜值;他睿智,她机灵。这样的两个人在直播中会有怎么的火花?

 

本周五让我们拭目以待!

·  主题:从财务分权的角度来看信息安全防护的新思维:保险箱理论的安全概念?

·  时间:12月02日(周五) 14:00-14:30

·  主播:  张振家  何梦琪

·  长按二维码,进入直播

小编结语:

曾经有一个人说,你适合写东西给老男人看。我只是回了一句没有老男人。其实后面还有一句:他们只是守着回忆的人。

不过人都大抵如此,年轻的守着即将成为的回忆;经历过更多的,守着已经成为的回忆。


获取短网址

关注我们

图片
图片
图片
图片
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 | 400-804-8858

站点地图 | 法律声明

沪ICP备15047702号-1

图片

在线咨询

图片

电话咨询

图片

全国免费咨询电话
☎  400-804-8858

图片
图片

分享

图片

新浪微博

图片

微信

图片

人人网

图片

腾讯微博

图片

开心网

图片

QQ空间

图片

豆瓣网

图片

二维码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,分享到朋友圈!

图片

确定

请输入您的手机号,我们的专家会在一分钟内给您回电。

立即给我回电

正在呼叫....

电话连线成功,请注意接听电话